One Piece

不可言明的共通体

by: 管理员发布   发布时间: 2016-10-12 15:58   所属分类: 书籍预览
编辑推荐

本书是当代法国最为著名的思想家之一莫里斯·布朗肖的晚期代表作。

在这本小书里,布朗肖直面“共通体”(又译“共同体”)这一貌似简单、实则繁复的思想,他紧随南希、巴塔耶和杜拉斯等人的思考,以其一贯的幽晦风格对此展开了最为澄澈的言说。

如其标题所言,此书保持着某种不可言明的特点。如若必须对此展开言说,我们该使用什么样的言语?布朗肖认为,“这是这本小书托付给其他人的问题之一,与其指望他们做出回答,不如让他们选择把它带在身上,或许还拓展它。”

它物理体量上的小,与它思想容积上的大,形成了鲜明对比。在此意义上,这本小书同时也是一本“大书”。

 
内容推荐
一方面,《不可言明的共通体》所回应的共通体的迫切要求正在这个世界里遭到遗忘,甚至这一遗忘的后果也难以察觉;另一方面,它本身就源于一个隐秘的共通体,那既是书文的共通体,也是爱的共通体。阅读共通体的书写,首先就面对着共通体的缺席。然而,至少为了试着在黑暗中没有方向地向着这一共通体接近,有必要倾听几个不愿言明自身的模糊的声音。
本书由两部分组成:上半部分为“否定的共通体”,下半部分为“情人的共通体”。如同布朗肖的绝大部分写作,这本书表面上也充当了另两位作者及其作品的评论:让-吕克·南希的哲学论文《非功效的共通体》和玛格丽特·杜拉斯的记述《死亡的疾病》。但根本的问题,共通体的问题,就像在南希那里,首先指向了乔治·巴塔耶。在这场无形的谈话中,巴塔耶首先以隐晦的姿态,提出了共通体的要求。在“二战”期间的“无神学大全”的写作里,巴塔耶再次提出了与迷狂体验有关的“交流”的问题,并在手记里留下了让南希和布朗肖着迷的关于共通体的明确定义:“否定的共通体”。虽然南希对巴塔耶的研究重新点燃了共通体之思的火花,但这个可以说从巴塔耶文本的裂隙中寻得的定义依旧神秘。围绕着这一定义的晦暗光芒,布朗肖再次把共通体引入了外部的黑夜。
作者简介
作者简介
莫里斯·布朗肖(Maurice Blanchot,1907—2003),法国作家、文学理论家。布朗肖早年于斯特拉斯堡大学研读哲学,并与列维纳斯结下友谊。40年代初他为《论争报》撰写文学评论,并陆续发表《黑暗托马》、《死刑判决》等虚构作品。“二战”后他成为了重要的批评力量,尤其是50年代起在《新法兰西评论》上的高产写作,确立了他在思想界的地位,影响了包括福柯和德里达在内的整整一代法国理论家。布朗肖虽在战后保持一种近乎隐士的生活,但他却是《121宣言》和“五月风暴”等政治运动和历史事件的亲身参与者。《不可言明的共通体》是其晚期的代表作之一。
译者简介
目  录
总 序 | 重拾拜德雅之学
译者序 | 为了在黑暗中接近……
不可言明的共通体
否定的共通体
共产主义,共同体
共通体的迫求:乔治·巴塔耶
为什么是“共通体”? 
不完满原则
共契? 
他者之死
死者的邻人
共通体和非功效
共通体和书写
在线试读部分章节
不可言明的共通体(la communauté inavouable):这意味着,它不言明自身,或者,它如此不可言明, 以至于任何的言明都不把它揭示吗?因为每当我们谈论其存在的方式时,我们都预感到,我们只是抓住了那使之缺场地存在的东西。那么,保持沉默会更好吗?不称赞其悖谬的特点,在那个让它和无法经历的过去处于同一时代的东西里经历它,会更好吗?维特根斯坦这句太过著名,太过老生常谈的格言,“对于不可说的东西,我们必须保持沉默”,诚然表明:由于他说出这话而无法把沉默强加于自己,一个人归根结底必须为保持沉默而说话。但用什么样的言语?这是这本小书托付给其他人的问题之一,与其指望他们做出回答,不如让他们选择把它带在身上,或许还拓展它。因此,一个人将发现,它同样承担了一种严格的政治意义,并且,它不允许我们失去对现时代的兴趣,因为现时代,通过敞开未知的自由空间,让我们对新的关系负有责任,也就是,我们所谓的劳作(œuvre:作品)和我们所谓的无作(désœuvrement:非功效) 之间的,总被威胁,总被渴望的关系。

[书籍预览]其他文章